端午,看道縣人劃龍船
2018-01-11 16:44:04
08:14
來源:
分享到:

  時間過得好快,轉瞬又是端午。

  去道縣看龍船賽,看道縣人“搞潲”,也是端午過節一個不賴的選擇。

  道縣龍船賽歷史悠久,已被列入全省第一批非物質文化遺產,如今正在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每年端午節,濂溪河上百舸爭流,龍船賽事精彩紛呈,兩岸人頭攢動,觀者如潮。

  道縣人通常將“賽龍舟”稱作“劃龍船”,一些愛開玩笑的道縣人則將賽龍船戲稱為“搞潲”。養豬人為了讓豬潲快速冷卻,會用木鍬在盆里來回劃動。

  想想劃龍船的樣子,還真像是那么回事。  

  依然清楚地記得,去年端午,道縣龍船賽與“首屆國際理學文化節曁第三屆中和節”合并舉辦,感覺頗有看頭,曾與幾個朋友開車去湊熱鬧,誰想掃興而歸。

  當然,掃興而歸并非因為賽事不精彩,而是根本就沒看著。

  2010年6月15日,農歷五月初四。那天,磅礴多日的大雨終于停了,與朋友將妻攜子驅車近百公里,在中午時分趕到道縣。讓我們始料不及的是,由于瀟水超過警戒水位,水流湍急,政府通告市民,為安全起見,所有龍船嚴禁下水,原定下午打響的決賽戰擇日而行。

  立于瀟水邊,但見江水泛濫,洶涌北去。西洲公園上的濂溪閣如同一艘大船,在江心飄搖,可望而不可即。岸邊,幾艘指揮船、救援船鐵錨深拋,纜索緊系,所有參賽龍船全部被拖回岸上。

  人們三三兩兩踟躕在江岸,圍著被卸去頭尾、大底朝天的龍船,久久不愿離去。

  但是我們得離開。未能親眼目睹道縣人“搞潲”,我們以為憾事,唯有期待來年再見。  

   2011年6月6日,農歷五月初五,端午,我又來到了道縣。

  去年與今年的端午天氣構成了兩個極端。

  去年,連日暴雨,江河泛濫;今年,春夏連旱,田土龜裂!

  去年,濂溪河水洶涌,龍船遠避;今年,濂溪河灘裸露,龍船擱淺!

  幸運的是,除了濂溪河,道縣還有一條瀟水。盡管天干少雨,但瀟水自有博大的胸襟,她可以將所有龍船盡數攬入懷中。

  今年,龍船賽戰場首次搬到了瀟水上游。

  今年的龍船賽持續4天,龍船自五月初二下水,130余條龍船雖未將瀟水攪得天搖地動,卻也是風生浪涌。

  瀟水大橋是觀龍船賽的極佳位置。橋上人滿為患,好不容易擠進一個位置,居高臨下,江面境況一覽無遺。

  是日天氣不壞,一點小日頭還不至于讓觀眾汗流浹背,無處藏身。

  自橋上下看,開闊的江面上,形形色色的龍船往來穿梭,仿佛魚兒在水族箱中游弋。

  龍船不大,遠遠望去,橈手的服飾是最搶眼的亮點。紅的,黃的,藍的,白的,皂的,五顏六色,煞是好看。

  在橋上等待多時,始終不見比賽開始,不禁有些郁悶,繼而煩躁起來。

  下游龍船集結處,不時有幾條船劃上來。起初沒注意,慢慢覺悟,原來比賽已經開始。

  令人糾結的是,每組比賽只有4條船,那么,100多條龍船將分成30多組來比,一組接一組劃過,于是偌大的江面上,“嘿喲”“嘿喲”聲不絕于耳,就是看不出氣勢。

  兩岸觀者潮涌,江面氣氛略顯冷清。  

  離開橋頭,我擠過人墻,往下游走去。在比賽的起點處,可看到指揮船邊,聚集了數十條龍船。

  道州龍船頭部造型大致分為龍頭、虎頭、鳳頭、鷹頭和貓頭,每類船頭與顏色分別代表不同村落或家族,其頭部造型夸張,色彩艷麗,造型優美,雕刻精致。道州龍船身長約20米,寬1.2米,頭翹離水面1.4米,尾翹離水面2米,尾部裝飾彩旗,后有長約5米的舵板。龍船可載20余人,橈手一般為18至20人,以齊水為標準。

  廣播里叫著船號,每次四船,集中在指揮船兩邊。每條龍船掌頭者手執一根連著指揮船的紅繩,表明四船處于同樣起點上。

  發令聲起,四船掙脫紅繩,往前沖出。掌頭者揮舞紅旗,船中鼓手奮力擊鼓,橈手聽鼓下橈,徐疾有度,節奏整齊,槳劈銀浪,擊水如飛。兩岸觀眾高聲吶喊,不時有鞭炮炸響在龍船馳過的近岸……

  看累了,不等龍船賽結束,我帶著迷惘離開。

  如潮的觀眾,沒有人注意到我的離去,當然,更不會有人發現我留在瀟水岸邊的一串串思索的足跡。  

  2009年以來,韓國欲注冊端午節,甚至表示屈原和龍舟也是韓國的。中國民眾憤然而起,據理力爭,此后國內龍舟運動達到一個新的高潮,每年端午舉辦龍舟賽的城市日益增多。

  遠的不說,永州的零陵、祁陽都有各自的龍舟賽,各地的風俗習慣大同小異。道縣如果不能將龍船賽辦出自己的特色,那么,道縣的龍船,有朝一日終將沉沒在歷史的長河中,激起的幾朵浪花也將隨流而逝,消失無蹤。

  別了,道縣龍船賽。今日去,不知何日再來,惟愿在某一個無旱無澇、風和日麗的端午,我能見到一場人心激蕩、氣吞萬里的道縣龍船賽,一場真正的“搞潲”大賽!



90篮球比分网